随笔

我每天都在想一个人,不管是练琴吃饭,一旦空下来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想到。如果说永远指的是我今生,那么,我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那我多希望超脱永恒的时候我能见最后一面,把我想说的所有的话都说完,所有的思念都告知,事实上,如果有这个机会,我永远也不会把话说完,多少个瞬间我忽然想到在她身边,有多少个瞬间回过神。有些事不能说,有些人忘不了。我要是早点知道这世间还有这么令人心痛的感觉,我就不会为其他一些不重要的事情落泪了。她很好,她对我是最好的,可我对她不是最好的,是我懂事太晚了,这点我真的觉得是不能挽回的。
我太难过了,这是我心中永远也无法抹去的回忆,但是我并不害怕,永远所指代的也不过是我的今生,我能走很远很远,我希望他们也能走很远很远,再也不要难过。

 
评论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