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忘忧草

生不知何方,去不知怎去。
每天每夜谈起旧事一二,都不知如何忆起。
无大忧大虑,就如同食用了它。
母亲问还记得几岁那年种种,答曰不记得。父亲问是否想起某年某某送了什么,回复原来是ta。朋友问那个晴日一起去吃了什么,哦,是食堂吗?没什么映象了,太久了,只有支付宝记得吧。
留声机放着古老的音乐,就连人声都带着一丝嘈杂。
笔尖在纸上摩擦,“快要开学啦。”。百感交集,却遗忘了曾经打开宿舍锁的钥匙。

仍记得那年春风吹过了谁,穿得什么衣服剪了怎样的发。
记得是谁含辛茹苦地教授,认真而用心到不遗余力。
……

把重要的东西记住就够了。
差不多吧。

2017/2/25

 
评论
热度(4)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