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DUST

寒冷的北风吹进刚从温暖的便利店出来的我的大衣领口,庆幸的是,今晚我又看到了十月二十七号那天的夜空。

那天我和一位好友侃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大山,最终,住宿的我跟着走读的他走出了校门,路上车水马龙霓虹刺眼,近乎盖过了我们说话的声音。

还记得那段时间我荷尔蒙上脑喜欢一个男孩子,我当时只是想找他来问问关于那个男孩子一些事情的,后来也不知怎么我们便聊起来了。他说他喜欢一个女孩子,我说我好喜欢那个男孩子,他说那个女孩子给他的反应很模棱两可,我说那个男孩子到底该不该追。他回答我了,说,没希望的。我却仍然追问着为什么、真的吗、可是我如此喜欢他。

当时也真是好笑,我再也不会把诸如此类的喜欢当回事儿来看待了。

也怪,自那天以后,那位和我一本正经聊天的男生成了我的挚友。我们有的没的就会说点最近的事儿,或学业、或个人,他也毫不顾忌地和我说他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情,我也会帮他思考那个女孩子怎么想,或是告诉他女生一般会怎么想。

今天看见他的时候又突然萌生了想和他正经聊天的想法,正巧放学一起出去,走向校门的路上我们就不自觉地聊起来了,我告诉他,我刚好有事想和你聊聊天,他说,好啊,我陪你走去地铁站好了。

这一聊聊了也两个小时了,在这期间我们根本没有歇过,仿佛一直在说话。我们从学校走到地铁站前的天桥,我们刚开始在天桥上聊,后来因为太冷所以搬到了一家便利店。

“你一定会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人。”

今天的他又说了一遍,原封不动的,像二十七号那天一样。他告诉我,仿佛就在安慰我,我喜欢了这么多不适合我的人,然而适合我的人我又不愿意和他过。我想把我的QQ列表给他看,指着一个个名字告诉他:这是我的爱人,这是我的炮友,这是我的前炮友,这是我暧昧对象,这是前暧昧对象,这是前男友你认识的……即便我是这样的人,他还是会用这句话来安慰我吗?如果我是这样的人,他会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吗?

他会理解我吧,他肯定会的。

我们聊了我前男友,他知道前男友还喜欢我。“我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却是一个很渣的恋人”这句话也是出自他口,他看到前男友现在追我,通过我的反应得到的结论。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和自己不喜欢的男生要断干净才是上上策,我解释说前男友要跟着我去哪里,是他的自由,如若他不跟,我也依然会去。这是我的主观,他跟着我,也仅仅是跟着我,我无所谓。

前几天前男友突然和我说他不会再跟着我了,我当时还是那一句话——跟不跟都是你的自由,你不跟我也无所谓,所以你完全没必要和我打招呼。

我现在知道了,他告诉我,要断干净,别不狠心,不然会让人觉得还有希望,让人更加揪心难受。我倒是觉得,先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再说希望不希望的事儿吧。

我很高兴有这样的朋友,我没有看错他。

两年前我停止了对他三年的喜欢,然后和前男友在一起了。还好我不喜欢他了,在喜欢他的三年里被他讨厌了两年半。现在可以正视他的双眼了,我终于和他成为朋友了。我儿时单纯的梦想不也正是和他成为朋友吗?

不合群才能看清。
他这么认为,我也这么认为。

我们都同是从无自我的人变成了现在主观意识这么强烈的人。“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去?”、“你们为什么要叫我去?”成了他、也是我常常反问别人的话。而且,一个能战胜孤独的人,还有什么不能战胜的?一个人独来独往,看上去是孤寂没落,实际上他们会很有趣呢。
这也可能是我们如今才这么契合的原因吧,对于我和他之间的友谊,我真是由衷地恨晚。
想起我可能大学毕业要从事我不喜欢的工作时,我和他认真地说,如果我们以后毕业出来没工作的话,我们开一家琴行吧。他想了想,把我们俩会的乐器都报了出来,点点头说好啊。

在遥远的未来,我相信会有一个熟悉的电话打给我,电话里的人笑着告诉我他要和她结婚了,请我和我的爱人一起参加他们的婚礼。我仿佛一下子就想起某一晚他和我说的,他其实是个懂浪漫的人,他想给她一个美丽的烛光晚餐,他想和她在摩天轮上看夜景,他想带她度过人生漫长岁月……而如今他办到了,我欣慰地笑。

……

愿这一切若宇宙里时刻都在穿越燃烧的流星,请让它们如期而至吧。

2015/12/1

/始于放学路上,终于被窝^q^
/算是弥补我生日那天一直想写的内容却一直没写完,现在一吐为快

 
评论
热度(1)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