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

怎么办,我…我真的记不起来。

准确的说是——「忘记了」。


我正在被忘记那个人的模样,我很后悔为什么我连提出拍一张照片的要求都没有实行?明明那是有可能被准许的。

他的五官模糊地速度越来越快,我好怕,我不想忘掉他。


我的琴对我微笑着,让我忘记他,这样我就会一直爱着他们了。

我说我不要,我可以同时爱你们。

我感受到琴儿生气了,因为他今天音色很差。

我说抚摸着细弦,道,好,我还是爱你们。

他笑了,他知道我的琴很多。

他说,他宁愿和其他的琴共享我的爱,因为对人的爱和对琴的爱是不一样的,对人的爱要胜过琴,所以宁愿我用尽爱着我所有的琴,都不愿我去爱一个人。

我说,我知道啦。


收起他之后我就笑了。

——我怎么会不爱他们?

几年来我风雨无阻背着他们,到处走,随着我被带到各种城市;我的双肩仿佛生来最大的使命就是背琴,从笛子到琵琶到大三弦到小三弦到唢呐儿,无论多重多少把只要是我的我都自己承受。别人都不懂,我是舍不得他们在别人身上背着,我怕别人一个不小心就哪里磕坏了,即便是有个琴包在,依然不太放心。——我怎么会抛弃他们?

他们陪伴着我,酸甜苦辣咸五味杂掺的情绪只有他们知道,我的委屈我的不满我只能和他们说,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和爸妈说的话一定得不到我要的回答。为了平衡,琴承受了我几乎所有的情绪,我只是单单承受它们的重量而已。我对着他悲伤,对着他发怒,甚至有时难受地对他道我只有你了,有时却气得只想砸了他!但是他不离不弃甘愿做我情绪的垃圾桶。——我怎会让他们被别人指指点点?

文化课本在我眼里是一堆无聊至极纸,但是一把琴在我眼里就像是一个存在的生命:苦乐都跟随,举手投足不违背。缘分让我拥有了我现在手里常常在使用的这把琴,是缘分让我们在一起。我了解他到他的情绪我一拨便知,他也能通过我指尖弹拨出去的力量感受到我的情绪。他发生了什么我会第一个站出来保护他,我会如同保护生命一样保护他们。

——琴在人在,琴毁人亡。


我的琴几乎是我的大半条命,他们能使我悲使我喜,使我忙碌使我忧郁,但我甘愿被他们牵动,我很高兴为他们付出大把时间,我很高兴我能注意力集中的演奏他们,我很高兴能带着他们在聚光灯下鞠躬。我甚至为他们发出的美妙的音色感到骄傲——是琴,是属于琴自己的音色。


在我目前用的乐器中,我的小三弦做工和用料都不算好。尤其是在看到其他人有了一把绝世好琴之后,更加的觉得他的音色音量欠佳。

可是我并不嫌弃他,在那个人有新琴之前他的琴远不及我的琴(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一直告诉我的琴,他会好的,他一直很好,别人的看起来再好我也不会嫌弃他。我照样给他晒太阳,照样好好爱护他,照样把他那进拿出,照样用宠爱的眼神去看他。——这不是还可以听的么,既然没有缘分觅到更好的,那就珍惜现在的。


——

这么多年是什么支撑着一些人坚持每天都练琴并且风吹雨打不放弃?

是钻研吗?

是向上吗?


是爱。

是强烈的热爱!


2015/8/31

/九月份才竣工的一篇作文(笑),竣工距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

/发上来可能是为了凑数,九月份发表的文章真是少得可怜…


 
评论(6)
热度(1)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