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D&NEWBORN

「心跳、温度、颤抖、音乐、环境……准备好了,一切都准备好了,

——就差那一瞬的爆发。」


/PART01
死亡/DEAD

/2015Y8M22D
/广东 中山

“那个以前自卑得不愿说话、甘愿只做配角的K已经死了。”

回忆着我初三毕业前的点点滴滴,我总是这么自嘲一句。顺便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这一条简单的句子上,试着让自己愉悦轻松。

K嘛,“傀泠”的“傀”的首字母,以前不喜欢这个字母,现在因为“傀泠”这个名字而禁不住地就用上了。我还记得以前不喜欢K大部分原因是因为K在扑克牌里代表国王(King),然而国王太过耀眼让我觉得望尘莫及,酸葡萄心理使我选择了讨厌这个字母。


“这暑假真是繁忙。”我看似问心无愧地感叹了一句。

其实我的内心深处一直在提醒我:这不是繁忙,这只是把应该学习的时间基本用在了学习上,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玩儿上,写作业只是个调节。

是吧,我一直觉得以前那个质朴胆小的K死得干干净净的了。

曾经的K永远都不会知道,未来的K开始讨厌了中规中矩,开始讨厌了默默无闻,开始尝试新鲜刺激的东西,开始对于困难的东西产生兴奋感。

就像现在的我回首过去,我不敢相信以前的我是一个善良到有些傻的小姑娘。


初三毕业了。

随着毕业,我的第一次恋爱也因为我内心的不断纠缠而了了断——我再也没有每周接我去学校的人了,我再也没有每天晚上来烦我睡觉的人了,我再也没有明明不喜欢却偏作爱睑的人了。

在“前”到达“男友”的瞬间,恋爱的麻烦被溺死了,原本简单理想的K也被谋杀了。

不是前男友的错,我明了说。

错不在前男友,是我曾经太轻佻容易被人带走,一句话就能让我放下笔来陪别人不务正业。


就在那之前,我热爱着世间一切真善美,并无一污浊。

因为那时的我喜欢着一个无一污浊的少年,并且恒久不变地喜欢了三年,任其讨厌也好烦我也罢。

后来我和一个伶牙俐齿却满肚子花的少年在了一起,并且我不冷不热地和他在一起了两个月,任我讨厌也好烦他也罢。


那时的K就已经死了,那个喜欢Y喜欢到习惯却依然充满欣喜的K已经死了。


回头再看死去的我那幅躺在时光灵柩里的躯体——我的心我的瞳我的发丝我的体肤——在现在看来仍是这么洁白无瑕,一尘不染。

我仿佛还在说那些曾经美好的事,我仿佛看见K红着脸想和Y说话却始终张不出口的样子,我仿佛看见K在日记里写着要守护Y的样子……我仿佛看到K眼里的纯净——她对于一切事物无瑕得会明确地置其可否。她似乎从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但是她怕失去朋友,更怕一场变故让她不再喜欢Y——不再依靠这个寄托。

K仿佛在我的眼里已经是个遥不可及的天使。

纯洁得,就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还在故作老成地自我理解“爱情”的意义。


死了就死了吧,K不在意自己是否真的在这个世上,她只在意Y。


/PART02
新生/NEWBORN

/2015Y8M22D
/广东 中山

哦册,时间过得真快,快得我都来不及眨眼!

同学们也还没眨眼呢,我们就要毕业了!


我以上海式的脏话骂了一句,心想着毕业之后一定要和S姑娘去认真地逛一次上海滩,顺便带上我的相机。

我爱上了世界上所有的美,同时我对人类的美倍感挑剔,噢,我不能否认我逐渐完美主义的事实,可能是受Y的影响,也可能是受我挚爱的专业老师的影响,我变得有些刻薄。

但即便我觉得自己刻薄,我依然不会告诉别人他们的哪里让自己觉得不爽了。就比如说…一些很小的细节,衣襟上的油渍、一缕未被扎上去的头发等,我不会和他们本人说出来,但是他们在我心中的印象就会被加上一笔——欠佳。

啥是欠佳呢?

对于我现在而言,“欠佳”这个词放在看男生方面用得最多了。好像什么都可以用这个不温不火,婉转曲折的词来评价。

就比如我前男友——就是谋杀了上一个K的前男友!他在心智成熟方面还欠佳,其他除了花心和废话多之外好像没什么了。以前觉得他可怖而可气,现在觉得不故作老成的他倒是可爱起来了,说出的一些幼稚的话也会逗得大家前俯后仰。


我每当对一个男生有了好感之后我就在用理性寻找他不适合我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不适合的地方而不是找适合的地方,可能是因为我潜意识觉得适合,才会兴起好感的吧。

总之——我遇到的大多数男生,都可惜在了走路的姿势,或者说他们话太多,要么太矫情,要么太娇气,让人觉得“哟这么帅气的孩子怎么就没什么硬朗的感觉呢?”。当然,我必须除去那个以前迷迷糊糊现在人生目标雪白锃亮的Y。


“宝贝儿”、“亲爱的”……

这些都是我喜欢用来称呼别人的词,在我空闲或是无中生有的时候,常常会用这些词挑逗别人的耳朵,男男女女,以前觉得说这些词还稍有顾虑,现在倒是完全没有异样了。

不过只有我较熟的朋友才知道我叫出这些词的时候是真是假。

很少有人能感觉得到我细水长流的温情,却有人误把我的热情错当成爱,最后我背负的可能是个花心的名号,但事实上众所周知我对每个相同level的朋友都是一个样,虽说我自己有时候都分不清哪个是好感那个是友善,但各位请别自作多情呀。

或许我现在是温水煮青蛙,或许只是会一个眼神一些说话的方式以及姿势会有小的异样……

我当然可以做到对每个人都好脾气,都温和,都坦诚,都无坏心。

但我不可能对每个人都百依百顺、倾尽亲为。


我爱上了世界万物,我爱上了琳琅色彩。我爱着世界上每个人!

我怀着美好的祝福爱着普通人,我怀着真诚的善良爱着朋友们,我怀着感激的笑容爱着爱我的人们,我怀着美杜莎的心爱着我讨厌的人们。

在外表看上去博爱的我,让人觉得我就是一个充满精力与阳光美好的人,的女孩子。

对于我来说热情不是我的爱,冷漠也不是我的爱,我宁可自己有恋物癖,对着一把琴喃喃细语,告诉它世界万物变迁,不变的只有它,还有我对它若隐若现的爱。

重生的K的心被火焰所包裹并且时刻燃烧着,她会使人感到温暖,感到快乐,感到放松,感到亲近……但是那颗始终不被烧尽的坚固的心脏又在无力做着怎样的指令?…那颗常持理性如同冰川却易燃的脑子又在时刻控制怎样的梦境?


……咦,哪能写了噶西多一刚!

我说上海话的机会很少,但是我喜欢那股上海味儿。可能我自幼就土生土长上海中心城区,被海派文化侵蚀得厉害,所以造就了我现在挥之不去的上海情怀。

中山也不是个坏地方,但我唯爱江南地带的吴侬软语。想到前几日欣然找到一家小资情调浓厚的咖啡馆,开心地竟让我觉得我身处在长江以南而非南海北岸。在中山也会另辟幽静地在午后拿起精致的小杯,托起金边茶盘,在家中的窗边来一杯回味甘美的斋啡。或是晚餐简简单单,拿出倒挂在杂物间整齐的高脚杯,弯腰躯身找出藏在阴凉黑暗壁橱内的葡萄酒,一切准备完毕后在餐桌上享受这倒酒醒酒的繁琐过程。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会喜欢上的这种感觉,但我不能过早享受,只能满心期待十分向往。

自从发现自己在自己的领域过人优秀的时候,我找到了我的沸点——就在舞台上,聚光灯只照射在你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安静的听你演奏,你是操控他们情绪的唯一人。这种感觉,如同一个王者坐在宝座上望着云云众生曲膝于他。

第一,第一,第一——我在乎的第一只能是我的。

谁甘愿做配角谁就去做吧,总之不要是我,在我爱的桥段里,除非让我做主角。

争强好胜吗?我挺讨厌别人把我和普校生比较文化成绩的,在文化方面我就是个白痴,所以我常常对那些普校生自嘲道自己其实是个土鳖,是个死弹琴,别瞎羡慕。然而我何尝不想和他们高谈阔论,说文学,说美学,甚至还可以说几句我讨厌的数学,还有我没接触过却很感兴趣的化学!中专让我得到了看似似锦的前程,却无不在警告我要时刻充盈自己的内涵,我获得了一个爱专业的氛围,失去了饱阅书籍的能力。是啊,班里同学的共性就是喜欢专业讨厌文化,我试着喜欢,却无不被文化伤了一次又一次。 我的担当呢,哈哈,我的责任你们看不见吗?对,和我的压力一样,都背在肩上呢。


“……不要。

我不要随波逐流。”

心底那个狂妄而急躁的K皱着眉头,轻声说道。

“我不能容许谁坏了我精心制定的作息表,我宁愿不要那个长期与我分享秘密、与我共担悲泣,亲密得像是孪生一般的人。”她平静地眼里盖不住的漠然,一向重情谊的她因为自私最终抹杀了自己的闺蜜。

虽说没有了墙,但有些花儿依然能风中鼎立。

因为理性不倒的是对与错,而不是想与不想。

我倒是觉得“逼着自己做点必须得做的事”要比“等自己快乐的时候赶着做完一件事”要舒心很多。

我要是做事情再仔细耐心点就好了,我就真的可以第一了。


极端的我,以及对身边的人那些因无限妥协而看似是溺爱的漠视,可能将来世界都会一并还给我。

如果有幸天使在那一刻来救我的话,我想让现在的K再死一次。

快来削去我傲慢的态度,快来浇熄我急躁的心境——天灾人祸都给我,没有一丝惧怕的我反倒从中会获得胜利的快感。


/PART03
终/END

/2015Y8M24D

/广东 中山

「明明想回到上海的我得知回去的日子已定,却让我觉得由衷的不舍。

不舍到我在这里过得这么充实,觉得这才是我现在求之不得的生活。

——我认识到了这么多有趣的人,我跳到了这么优美的新舞,我学到了我从未理解的新知识,我又看了两年未接触的类型的新书。

……能待在这个小镇才是我的奢求呀,我却浑然不知地吵着要回上海!


那天我站在天台上,午后微热的风拂过我的脸,还有着太阳的香气。

伴着耳机里平静的歌儿,心想着我没过几天就要离开了,竟不由得感受到了世间万种不舍的悲情。

我知道此刻的我——心跳、温度、颤抖、音乐、环境……一切都准备好了。

可是怎样都不能痛快的掉下泪来。

……因为上主觉得哭没有意义吧,别再折磨自己了,不舍是正常的。


但是……能写出这篇东西就是我的情感过剩了,万种情怀被修成一篇型不散神散的文章。自己也不敢正视自己最终想用模棱两可的方式表达的东西。

——

K怎样都是矫情而渴望被爱与理解支持的。

我不相信这样的K会死。

这样的K永远存在。

存在于每个K。」


fin.
/始于2015/8/22 晚间
/终于2015/8/24 凌晨

 
评论(1)
热度(3)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