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二〇一三年·春 上海


穿过市中心的某几条地铁内总是熙熙攘攘。以前也是,现在也是,将来估计也是。

那个背着书包、手里还拎着一把琴的女孩子停住了脚步,不顾极速涌动的人流,仍然站在漕宝路地铁站的某个出口中间,倔强地打了一通电话。

那年初三,她听班里的女生们说,三月七日是女生节,如果在这天女生给心爱的男生表白被拒绝的话,那个男生会被诅咒。

她觉得很无厘头,只是因为不接受自己而诅咒喜欢的人,这样的理由太不正当了,而且,这也不是真正的喜欢不是吗?

正是因为这样想,她才决定放在今天说。

三月八日。

同时也是妇女节,但她想他并不在意今天是什么节日吧!


电话通了,她心里扑通扑通跳得更加厉害。

“喂。”

“喂……”

“有什么事吗?”

她明白目的,就是表白,可是这种事情想想是非常简单,做起来就登天难。

不过最后她还是说了,连同为什么要放在今天而不是昨天的理由也说了,她还说了以后要考一所大学,以后要一起好好学习云云。

对方应该是点头了,不过这次电话并没有结果,只是让这个女孩子更确立了一下自己,是非常喜欢那个男生的。


——————————


二〇一五年·夏 上海


真想看看那年专情得自己都怕的少女。

真想回去摸摸她有些青春痘的脸,在远处观望她看见他时小悸动的眼神。

……

那个人怎么会是我?

(笑)那是天使吧。


2015/7/27

/毫无意义 没有立场 只是觉得曾经的我已经随着时间离我远去了

/只要半个月

在我看来 恶魔改变一个人只要半个月就够了

/或许更短


 
评论(2)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