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反应

实验室里突然有一团黑影经过!

尽管他用一些精密的仪器将自己的肢体吸在墙上,迅速的从我视线里掠过,并且躲进了光线射不到的角落里,但是他还是不幸被我发现了他所在的方向——就是那里,堆着满满文件的柜子后面。

我利用镜面反射的原理照亮了那个死角,并对这名不速之客投以微笑,现在他的身躯及一举一动全在我的眼皮底下,但他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

“你是敌方派来的间谍吗。”我微笑问。

他一动不动的,双唇紧闭。

“你现在离开这里,我放你一条活路。”我又说。

他依然毫无反应。

我对他真是毫不保留的温柔,但是他似乎仍然呆在这,什么反应也没有。

香槟色的紧身服下包裹出他完美的身材,上肢刚劲有力,微微冒着汗水的发丝反射着实验室银色的光。他带着通讯器,上面的蓝光不停的闪着,他去按了一下通讯器的顶端,光便熄了。

突然!他朝我瞥了一眼,立马又攀上铁皮墙爬速飞快,我来不及追他,眼见着他要破坏掉我做实验的仪器我更是急得汗水大颗大颗地落,我抓起地上突围组留下用来防身的PN远红外改激光单手刃,俯身挥剑却被他灵活地躲过……

 
 

( •ิ_• ิ)

妈的我扯不下去了,就是昨天晚上在练琴的时候看见一只德国小蠊,然后我不敢用手隔着餐巾纸去弄死它,最后我是拿风油精精准滴到它背壳上之后,看着它一点一点抽搐,最后连墙都上不了,奄奄死去。

本来想就此题材好好逗比一下的,结果我发现我脑洞不够了orz

 
 

/2015/7/8

 

评论(9)
热度(2)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