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朝夕

梦到自己和Zbl回到了七年前,被那时的自己和那些朋友,叫着师姐和师哥,然后教他们弹琴,让他们不要走弯路。这个感觉很奇妙,就好像不是自己一样。
他们好可爱,虽然也挺麻烦的。然后Z觉得以前的自己特别多嘴,很唠叨,自己看着都嫌弃,可把我笑坏了。

主线任务是回到过去寻找一个什么东西,然后我们几个回去之后和过去的自己玩得不亦乐乎。后来又到了四年前,在准备高考那段时间,我过去督促小朋友们(其实就是过去的自己和我的同学们)练琴,偶尔帮他们答疑解惑。后来我在班里一个男生琴房聊天,晒太阳,虽然我跟他关系不是特别好,但如今经常在一起排练关系也不会太紧张。他坐在琴房里一直盯着我看,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姐,我觉得你很眼熟。
他站了起来,凑近看我的脸。
我问,你觉得我怎么眼熟。
他说,你像我们班一个同学。

透过他的眼睛我看见了自己,相貌和那时的我天差地别。
“你是谁?”他问我,“他又是谁?”他指指窗外的Z,回过头又说道,“他我也很眼熟,就像朝夕相处的朋友却忽然不认识了。”那时我忽然感觉到,不能久留了,回忆固然美好,却不宜再享受。

我叹一口气,琴房走廊外的我正在和班里其他同学皮,她看到了我,眼里的光纯净又开朗,脸上长满了红色的小点,她自己却丝毫不在意似的。我都不知道该称她为“她”还是“我”,总觉得这样的纯真的“我”不是我,却又是我曾经过的确确实实的纯真时光。她叫了一句:“师姐~” 我笑着应了一声,她又跑去玩儿了。纵然四年之后,我披下了长发,染了新的颜色,学会化妆,更改了衣着风格,朋友却都还是我朝夕相处六年的朋友。

“姐,回去吧,回去之后我就不会叫你‘姐’了。”我感觉后面有人在拍我的肩,我一回头,视线对上了他的目光,一瞬间,周围变成了刺眼的白色,那双瞳孔从孩子般的天真变得浑浊,我一时间忘记了呼吸,在感受身旁的时光迅速流逝。

我不想走啊,我不想离开。
拜托了,别让我醒过来。

评论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