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中产物

我哥开解我:放过自己吧,为什么要这样糟践自己呢。

我走向了极端,那里有光明与黑暗,我在光明里痛斥多情,却拘泥在黑暗的窄缝里忠贞不渝。为什么说那是黑暗的,因为那些事情的确并不光明,拿出台面也许会被带着道德光环的众人所斥骂,所以这样的不渝,还是滋长于黑暗。

我心中常常有个声音告诉我:“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人之本性便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又怎么勒马停下、渡自己于苦海?

我多半是无用功,仅仅在享受一时间“以为自己一往情深”的欢愉,爱的动机一开始就是占有,没有人能够真正忍受与他人共享那份爱,我也不过做到“体谅”的程度罢。反正我也做好了不将就的准备,这男人们的通性也不过如此,当我已经能毫不费力知道男人心里所想另一层意思之时,也就不存在被他征服的可能了。我真疙瘩,喜欢他有着小陋习,喜欢他充满活力,喜欢他文雅举止下那股子真实的人性。

但喜欢的力量绝不是无用的,喜欢之下潜藏的是对更大未知的探索欲以及征服欲。给我这样感觉的人一定很多,何必非要看着这一个。

又回到了那句话: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快些放手吧,绝不要惹一身祸灾才知返。


评论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