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VOID

由于很多不可描述的缘故,我想一睁眼发现自己睡倒在了高二数学课上,或者我一睁眼发现是自己被爱人深夜的鼾声唤醒。
前者,能和大家再一起读书;后者,能和他在一起生活。
现在也蛮好的,只不定未来有一天,我会想在自家的写字台上突然醒过来,抱怨一句“哎,练琴又睡着咯。”

我其实很爱你们,我也很想你们。
但是我不会说,不会告诉你们。我怕打扰了你们的生活,我也怕打扰到自己。经历的每一切我都会记得,我都要记得,不能让它们白白发生了。

我知道你们都会走的,远走高飞,像很多人一样,永远都不会见到了。
有些人靠物理距离走了,有些人靠灵魂差异走了,有些人因人生异禀走了,还有一些人会因为达尔文的理论而湮灭。世上最智慧的女神曾教导过我:没有什么是永恒的,除了你学到的东西,那是偷也偷不走、拿也拿不掉的。我知道那些东西对我很忠,就算脑子忘掉了,习惯无意识会让你再记起来。

女神会走的,我也一样会,最终,也只有爱,会一直燃烧——对人的爱,对物的爱,对知识的爱。

那残影真实得就好似从未离开
好似飘渺中蓦地听到谁在呼唤

6-17

 
评论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