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FOREVER

我知道很多东西都不会再来了。

就像那个初春在琴房的嬉戏,还伴着美丽的夕阳。我也知道那天在课上老师无意提起一块的合照,也是那几年的最后一张。我也知道,那些时光我一直挂在嘴边滔滔不绝的人,现在也无从知晓。物是人非我能感受得到,那年高考,是团聚的最后一秒。

今天十号了,初夏。
我的记性从那日起也是越来越差,只有那些时间是清晰的,和风美人章与旷课去琴房。甜品店老板的微信我还存着,正宗的广东人说着广东话,我无意哼起1874,他说我发音可以很牛逼,让我印象深刻。
三三两两的情侣,我拿起手机,觉得自己一点也不孤单。我挺快乐的,至少那时候我什么都记得,记得身边一切发生的事,记得对方说的事。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倾诉的对象,我有一同行走的搭档,我有一起学习的战友,我那时候什么都有,有所有的关怀,有所有的期待,有向往有缅怀。
现在是什么也记不清了,好像从周遭单独被分开了,也可能是我自己走出来了。又回到了一个人的世界,这样的感觉也不赖,只是我心里所爱的森夜不复存在了。那个青春期的产物,代表着完美恋人的代码“森夜”,不复存在了。是被扼杀,还是因为忘记了?
森夜这个人现实是没有的,我知道没有的,但是我谢谢以前的自己创造了他,至少让我对于完美的恋人有个期待。现实是不可能有的,经过时间的磨砺,心里也没了。

我没变过,至少近三四年我是一点没变。只是环境变了,感觉自己变了。其实没变,仅仅是心中一些细微的东西在做出微妙的适应变化。
我回来了,有些习性是无法改变的,就例如我的偏执。我的确曾经为谁改过这个毛病,试图去理解他人与我不一样的行为,但现在,或许,又是谁也没法动摇我了吧。
我是回来了,孤僻又偏执,自闭又自负。

并且永远是一个人。

2017/6/10
上海

 
评论
© 硫島傀泠|Powered by LOFTER